您所在的位置:樟塘景荣资讯>综合>故事:闺蜜冒名顶替我上了名牌大学,30年后清洁工的我让她付出

故事:闺蜜冒名顶替我上了名牌大学,30年后清洁工的我让她付出

2019-11-30 17:12:12  

我最好的朋友模仿我,去了一所著名的大学。30年后,我让她付出了代价(中间)

苏格拉检察官回到车上时,忍不住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。她没想到推销员苏格拉会说这样的话。这使她的身心大为震惊,使她感到羞耻。她心里自责,然后发动汽车,向拘留中心走去。

她想尽快见到陈翔。

陈旭想穿一件宽松的蓝色毛衣,短发凌乱,眼神暗淡,但是眼角隐隐约约有一股倔强的漩涡。她坐在苏格拉检察官对面,没有抬起头,双手平放在腿上。

尽管苏格拉检察官的心仍荡漾着余波,但她良好的职业素质让她看起来很平静。她打开询问书,正式说道:“我是苏检察官,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。”

"我把我应该说的一切都告诉了警察。"陈阳想冷冷的说道,语气中带着一丝桀骜不驯。

苏格拉检察官想:虽然她看起来很像她的母亲,但她的性格完全不同。“我不会问警察问的问题,”她说。

陈翔不耐烦地说,“那就问吧。”

苏格拉检察官问:“邢志坤那天晚上为什么来找你?别再告诉我他喝醉了。我看过法医报告,死者的酒精含量只有15毫克/100毫升。”

陈翔的眼睛闪闪发光。苏格拉检察官看着他们,然后问道,“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“没关系吧?你们是男女朋友。”

“没有。”陈想马上否认。

苏加根检察官严肃地问道:“你现在还想隐瞒什么?”

陈想直接看检察官杉格拉。“我与他无关。你可以随意判断。”

索古拉检察官俯下身说,“你和他没有任何关系。他和你周围的人有什么关系吗?”

陈想舔舔嘴唇。“不。”

“我听说朋友们经常去你租来的房子里玩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邢志坤那天晚上不是在找你,而是在找另一个人,对吗?”

陈想歪着头讽刺地说,“有什么区别吗?我杀了那个人。这与她无关。”

“她是谁?”苏格拉检察官迅速问道。

“我……”陈想气呼呼地说,“我不想说,反正也没关系。”

“她是谁?”苏格拉检察官要求,“你今天必须回答我的问题!”

陈旭想了想犹豫。"她,她是我的高中同学之一."

检察官杉格拉的心突然升起,声音微微扭曲,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江南”

索古拉检察官试图控制他的速度。“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

"邢志坤是江楠的男朋友."

"那天晚上邢志坤为什么去找江楠?"

“那段时间他们吵了一架。邢志坤去我家找她。我没有开门,告诉她江楠今晚没来。他不相信。然后他从后窗跳进房间。”

检察官苏格拉直着背,“说吧,邢志坤和江楠交往了。”

陈翔略微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他们才认识一个月。我警告江楠不要和邢志坤交往。因为我发现邢志坤有点极端。但是江楠不听我的。”

检察官苏家拉脑子一闪,江楠告诉自己,照片上她恋爱了。谁会想到那个人是邢志坤?

苏格拉检察官关闭了调查书。“你以前为什么没提到这个?”

“他们之间的关系,也只有我知道。我不想牵扯到江楠。你不必去江南了。”

苏格拉检察官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那么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陈想认真观察检察官苏格拉,“好像有点眼熟...我在哪里见过……”

18

苏格拉检察官在回家的路上匆匆驾车。在他眼前,他不断看到拘留中心发生的事情。然后他听到推销员苏格拉对自己说,“二十八年前,你确实犯了一个令人发指的行为,但是现在,你是一个好检察官。”

这些情况就像漩涡,搅动得越来越快,在她的大脑中吹口哨,使她无法呼吸。

她把车停在路边,打开微信,联系了一个刑侦中队的姐姐,告诉了她邢志干的电话号码,并让她在过去两天里检查这个号码的信号接收点。

一个小时后,姐姐告诉她,信号覆盖在该市北郊的老瓦海滩地区。苏格拉检察官立即朝那个方向开去。

当汽车到达泾河大桥时,路上很拥挤,前方似乎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。在等待疏浚的过程中,苏格拉检察官收到了邢志根的一段视频。

这是杉原检察官和邢志根之间的协议。她每天都收到一段视频。也许是因为她同意了邢志干的要求,在今天的视频中,江楠已经被解开,正在吃一桶方便面。

索古拉检察官曾经有过一个想法。她想知道邢志甘是否会认为江楠一文不值,如果她向司法部长提议将此案移交给另一名检察官,就让她走。她很快拒绝了这个想法。在最后的关键时刻,邢志干手中人质的身份不再重要。

苏格拉检察官仔细观看了视频,看不到窗外的景色。江楠身后是一堵墙,墙上有一个食品袋和一些地上的垃圾。

苏格拉检察官抓住地上的食物袋,慢慢地放大。食品袋上印着某某超市的字样,但一半的食品袋被拉了下来,字样的笔画被扭曲或遮盖,无法分辨。

她开车去老瓦海滩,看了看街上的便利店,并把它和照片上的象形文字进行了比较。她找到了两个像“永康”这样的词。她走进永康便利店,拿出邢志干的照片,问这个人是否出现在附近。

服务员一边打瓜子一边看着手机视频。他看了一眼照片,撇着嘴说,“我没看见。”

苏格拉检察官走出永康超市,看到街对面有一家珠宝店。她找到了珠宝店的经理,确认了自己的身份,并要求外部监视。经理打电话给班长,发现今天早上11点25分,确实有一个人从西边走到珠宝店对面的永康超市买东西,然后向西走。

苏格拉检察官估计,她在中午12点看到了这段视频,表明从这里走到江楠被绑架的地方不超过35分钟。

"附近有闲置的烂尾楼、旧工厂或类似的东西吗?"

经理想了一会儿,指着珠宝店的后面。“洪光电子厂搬到了另一个地方。主楼已经拆除,但仓库还在。”

苏格拉检察官走出珠宝店,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车。然后沿着破旧的人行道向北走。转了两圈后,我看见前面有几棵樟树,废墟暴露在路边。

19

江楠吃完方便面后,邢志根把她的手绑在椅子后面,用破布塞住她。

他不知道哪里有一本上面有性感图片的时尚杂志。在其中一张照片中,一位西方美女躺在沙滩上晒太阳。小麦色的大蒜肉似乎沾着油。邢志根专注地看着,不停地用手指开玩笑地玩着这幅画。

他自己并不喜欢。他从江楠嘴里拿出抹布,指着照片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江楠看到他相貌狰狞,声音颤抖。他说的话让她不相信,“不如你妻子好。”

邢志干使劲拽了江楠一下嘴。"这小伙子会说话。"

江楠颤抖着补充道:“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。”

邢志甘惊呆了。他眯起眼睛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妻子是米胖?”

江南大胆地说:“我能算命。”

邢志甘觉得有点好笑。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香烟,拿出一支,塞进嘴里。他并不担心,“你还算了什么?”

江楠咽了口唾沫。“你有两个孩子,但长子三岁时淹死了,后来生了一个儿子。小儿子现在应该去上小学了。”

这些都是江楠和邢智坤的交流,邢智坤告诉江楠,在这里竟然派上了用场。

邢子干有些不敢相信,等了一会儿看着江楠,有些不情愿地承认,“你真的算计好了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我不仅能计算出你知道什么,还能计算出你不知道什么。”江楠见激起了邢子干的兴趣,没那么紧张。

“我不知道?”邢志根捏碎了他知道手指上没有点燃的香烟,低声问道:“喂,我不知道什么?”

"例如,你将来会怎么样?"

邢志甘僵住了脸。“继续。”

江楠开始自己玩,“你的小儿子……”她故意中途停下来。

邢子干骂道:“你为什么不说?我的小儿子怎么了?”

“你的小儿子,”江楠想了一会儿,说了两个字,“很难。”

邢志根啐了一口,“胡说!”他正想着揪江楠的头发,这时他听到江楠说:“你家后面有一块高粱地吗?”

江楠记得邢志坤曾经对自己说过,他们家乡后面的绿色薄纱帐篷是多么的美丽和神秘。

“说吧,继续!”邢子干愣着眼睛催促道。

江楠什么也没说。她皱起眉头说,“我想去厕所。”

邢志干变得警觉起来。“你不想捉弄我。”

江楠痛苦地说,“我真的很想去厕所。如果你解开我,我保证不跑。”

邢志干哼了一声,“该死,很明显他想骗我。”

江楠坚持道:“我真的很想去厕所。如果你不答应我,我就不会告诉你你儿子的事。”

邢子干想了一下,觉得在小女孩面前说得很好,真的能算什么?他的大儿子死了,小儿子不能再出事了。与其相信它没有什么,不如相信它有什么。

“别耍花招!”

“不敢”

邢志干解开江楠的绳子,紧跟着自己,走出仓库大门,向左转。原来洪光电子厂的公厕就在那里。江楠小跑了几步。邢志甘认为她真的很着急,没有采取预防措施。但她原本不想让江楠去厕所。突然,她走上前去,拐了个弯,从被推倒的墙跑到了后面的路上。

邢子干马上发现了,急忙跟了上去,三两步,从后面追上江楠,给了江楠一记耳光,打得江楠原地打转,群星四起。

19

杉原检察官紧张地踩在瓦砾上,害怕打扰仓库里的人。当她小心翼翼地走近仓库时,她发现仓库的门没有上锁。推开门,我只看见地上有垃圾袋、食物袋和铁桶。情况和视频中的一样,但是没有人在那里。

她又走了一遍,仍然没有找到江楠,只好离开。

过了一会儿,邢志干出现在一堆废塑料盒后面,江楠抱在怀里。他严厉地责备道:“我不知道我是生是死,但为了这个案子,我也会杀了你。”

检察官苏格拉回到家,只是站着不动,电话响了。

当她看的时候,是邢志干的一段视频。当灯亮的时候,我看见江楠还被绑在椅子上,嘴里叼着一块布。邢志甘站在她身后,用剪刀给江楠剪头发。左边的被切了,右边的被切了,使劲拉,使劲拉。它又深又浅。皮肤被割破的地方是深红色的。

江楠的头就像被他控制的木偶。她的头发凌乱,几乎可以遮住整张脸。偶尔,她可以透过头发的裂缝看到她呆滞的双眼。

突然,邢志甘对着镜头笑了笑。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手里的剪刀戳到了眼睑上方,伤口被拉长了很长时间。江楠的身体颤抖了一会儿。他遗憾地咂了咂嘴。"对不起,小姐,小姐。"

设置表面并绘制框架。检察官苏格拉只觉得额头一阵血涌上来,江培峰眼睛直直的,嘴唇颤抖着,“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他拿走了检察官苏盖拉的手机,并把它发了出去:“请不要伤害我的女儿,我们向你保证一切。”

对方很快回答道:“你不遵守规则。”

江培峰疑惑,问检察官苏格拉,“什么意思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去了楠楠,”苏格拉检察官士气低落地说。

江佩凤愤怒地对她喊道,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去?”

“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受苦而无所事事。我想救楠楠。”

“那你把我女儿带回来了。是你做的吗?”江培峰指着检察官杉原喊道,“都是因为你!最初楠楠很好。如果你去那里,她会去的。你说,是你的错吗?”

苏格拉检察官抚着他的额头,喊道,“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我们报警吧。”

“你真的疯了!报警!据估计,南楠在警察到达之前就已经被杀了!那个男人是个变态,不人道,不能被激怒。”江培峰说着,他嗷嗷地哭了起来。

哭够了,江培峰站起来,举起摔倒的皮带,“听着,苏大检察官,如果你想释放陈翔,你就是杀害我女儿的凶手,我不仅永远不会原谅你,我还想暴露你的真实身份!让你变成一只老鼠,穿过街道,每个人都喊着打着!”

20

今天天气很好。起床后,苏格拉检察官拉开窗帘,看到阳光从薄云中出来。远近的树颜色不同。树冠就像一簇簇鲜花。空气中仍然弥漫着桂花的香味。

苏格拉检察官正沿着从海德堡到检察官办公室的道路行驶。她每天来来去去。今天,情况似乎不同了。她觉得这条路上有许多她没有仔细看过的东西。她突然预感到她将来可能无法在这条路上行走。

当我们到达检察院时,检察院门口有一些学生。她猜想他们应该是陈翔的同学。他们可能了解到检察院最近几天不得不做出审查决定,于是自发组织起了一个横幅,上面写着:要求释放陈翔。苏格拉检察官看到陈国熹在他们中间,慢慢地给他的同学送水。

苏格拉检察官的车经过他,进入了检察官办公室。她走进办公室,关上门,打开抽屉。里面有两份审查报告。

苏格拉检察官站在桌旁盯着他们。

这时,电话响了。检察官苏格拉的心颤抖着,她知道,那是谁发来的这条信息。她不想听,但她忍不住打开了它。

视频中没有看到江楠和邢志根,只有一个铁桶。长长的铁钉穿过铁桶的外壁进入里面,无数铁钉的钉头从铁桶的内壁可以看到,站得越来越厚。

检察官苏格拉愣住了,一震使她头皮发麻,眼睛一片模糊。她抓住桌子的一角,保持平衡。她知道邢志干的意思。如果她决定不起诉陈香,江楠会被塞进铁桶里,在地上打滚...

"苏健,司法部长在等你."邱虹在门口说道。

“好的,我马上就到。”索古拉检察官恢复了绝对的存在。

邱虹离开后,检察官苏格拉伸手拿过其中一份审查报告,转身走出办公室。她似乎害怕改变主意。她走得很快。关门后,她深吸一口气,走向司法部长办公室。

长长的走廊里响起了她的脚步声,太阳从窗户斜向她的脸。城市的喧嚣隐约传来。一片黄叶从窗户飘了进来,在她身后的地上一片混乱。

两分钟后,她把审查报告交给了司法部长。

“你看起来不太好。这个案子让你头疼。”

苏格拉没有说话。

司法部长看了审查报告,问苏格拉检察官,"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"

检察官苏格拉身体支撑不住,额头上的冷汗开始往下流,“在决定不起诉之前公开宣布,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检察官苏格拉就晕倒了。

21

江楠的营救过程令人惊叹。训练有素的狙击手在旧仓库对面的一栋居民楼遭到伏击。邢志甘一只手抓着江楠的嘴,撅起上下嘴唇,另一只手用生锈的铁锤刀指着她的牙齿,试图像磨自行车轮胎一样磨一点粉末。

他来回拉动,子弹穿过深秋稀薄凉爽的空气,呼啸着从邢子干的额头中间直穿过,鲜血溅到了江楠的一张脸上。当邢志干的锤子和刀子掉到地上时,他的身体像一只死狗一样倒在地上。

在医院接受了一系列检查后,江楠被送往上海唯一的精神康复中心。她的精神状态波动,她的眼睛是空的,她喜欢独自在空中喃喃自语。如果有人出现在她眼前,她会卷进窗帘或躲在床底下发抖。

在离精神康复中心不远的检察院,电子窗口向全市披露了陈翔不起诉的决定。下着毛毛雨,气温下降了很多,地上的落叶被风卷走了。陈国熹拿着一把雨伞站在电子窗口前,看了一会儿,腰板僵硬地离开了。

回到医院,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推销员苏格拉。

就像上帝的召唤,当检察官苏格拉向总检察长提交审查报告时,推销员苏格拉慢慢醒来。

陈国熹抓住推销员苏格拉的手,激动地说,“我们的女儿三天后就要出门了。”

推销员苏格拉微笑着说,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“所以,从现在开始,我们必须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。这个家庭不想变得又富又贵,只要和睦相处就行了。”陈国熹拿起桌上的粥,一口一口地喂给售货员杉原。推销员苏格拉像孩子一样听话。

“你想想,我们一起去看菊花展吧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秋天,天空覆盖着菊花,但是很美。我经常和她一起去山里采菊,编织花环,并把它们戴在头上。我们也用野菊花作为书签,浸泡在水中饮用。现在想想,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。”

“是的,你可以去任何地方。”陈国熹用纸擦了擦推销员苏格拉的嘴角。

喂食后,陈国熹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。

主治医生刚刚送走了病人的一名家属。看到陈国熹来了,他请陈国熹坐下来谈谈。陈国熹焦虑地问,“医生,真的没有其他方法移植我妻子的心脏吗?”

医生点点头,“你太迟了。你妻子的心脏瓣膜疾病已经到了末期。瓣膜置换不再能改善心脏功能。因此,最好的计划是心脏移植。心脏移植在我们国家是一项熟悉的技术,但是捐赠者很少,所以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陈国熹走出病房,在走廊上坐了一会儿。推销员苏格拉等了很久,才看到陈国熹进来,开始怀疑。

“现在怎么了?医生说我没有希望了吗?”推销员苏格拉问道。

陈国熹提到了他手里的食物,“你想得太多了,我只是去给你买点你喜欢吃的东西。我也问过医生。医生说没关系。现在像你这样的疾病太多了。一个小手术就足够了。这看起来像是心脏瓣膜的替代物。”

推销员苏格拉惊呼道,“我会考虑后再做手术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很快,就三天。”陈国熹转过身,笑容消失了。他拿着一个温暖的水壶,迅速走出病房。

22

三天很快就到了,鼓楼的钟声慢慢地传遍了整个城市,传得很远。检察院门口挤满了记者,他们一大早就到了,聚集所有的力量,希望能第一个报道。

索古拉检察官和另一名警官正在做最后准备。检察官看了看手表。“这句话影响很大。除了调查员和人民调查员之外,还有几名NPC代表和CPPCC成员在现场。不允许有任何错误。”

苏格拉检察官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吸引,站在窗前向外望去,带着悲壮的哀悼古代遗址的感觉。我在人群中看到了,陈国熹帮助推销员苏格拉进了检察院。售货员苏盖拉像第一次来到检察院一样寻找窗户。

当看着苏格拉检察官的窗户时,苏格拉检察官没有回避。他们对视着,眼睛盯着对方。苏格拉检察官祝贺自己公平地运用了执法权力,并为推销员打开了希望之窗,使她的眼睛不再惊愕、悲伤和怨恨。

房间被宣布庄严肃静。经过一系列程序后,每个人都站了起来,检察官苏格拉开始宣读非起诉书。

“陈香,一名未被起诉的妇女,生于1999年8月16日...2018年10月20日,她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上海市公安局拘留。10月22日,经商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,她于当天被捕。

本案调查由商业城公安局完成,未被起诉的陈翔因故意杀人被移送商业城人民检察院,构成过度辩护。法院依法将本案提交法院审查起诉……经法院审查补充调查,法院认定陈翔犯有故意杀人罪,构成过度辩护。事实不清楚,证据不足,不符合起诉条件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四十条第四款的规定,决定不起诉陈祥。"

苏格拉检察官完成了阅读,并要求陈在阅读记录上签字。

陈翔今天和以前大不相同,头发整齐,胸部结实,眼睛明亮,嘴巴明亮。在看完笔录并签字后,她拥抱了苏格拉检察官。

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苏格拉检察官心里发抖。陈翔年轻的心跳让她想起了江楠。她在心里低低地叫道,所有的孩子,所有的青春,生命的尊严,都应该得到平等对待,哪里需要权衡各种利益?

陈想放开检察官苏格拉,冲到他父母身边,把他们抱在一起。推销员苏格拉的情况似乎立刻好了很多。她不停地摸着陈翔的头,突然想到了什么。她直起身来,找了个人,但宣布房间里除了他们的家人没有别人。

三个人手挽手走出检察院。陈国熹开着他的五菱货车出了停车场,销售员苏格和陈翔正前往菊花展。

23

苏格拉检察官一下车就开车去了康复中心,见到了江佩凤。江培峰从停车场的另一端走了进来,双手在头顶上捋着头发。他的头发不多,但他最近脱了很多,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闪闪发光的头皮。

江培峰抬起头,看到检察官杉原,问道:“都做完了吗?”

“结束了。”索古拉检察官在江培峰面前停下来。她问,“你还恨我吗?”

自从江楠获救后,江培峰一直没有回到海德堡。营救成功了,但是他的心不太舒服。江楠的精神错乱一方面是因为,另一方面,他从心底里相信检察官苏古拉(Suguera)不听自己的话,也不与自己商量,所以他擅自报警。这让他作为一家之主,作为丈夫,有些无端的沮丧。

“恨你有用吗?”江培峰似乎觉得他的意思表达得不正确,补充道:“算了,这不是你的错。楠楠楠很幸运救了他一命。”

“我们去看看楠楠。”

江培峰没有立即跟进,从包里拿出两页纸递给了杉原检察官。

苏格拉检察官后退两步抓住了那东西。

“看一看,签上名,有空的时候通知我去民政局。”

苏格拉检察官接过来,没看就签了字。

江佩凤对她的速度感到惊讶,不自然地擦了擦她的下鼻子,解释道:“不可能,我试图说服自己,但我做不到。”

“我能理解。”苏格拉检察官平静地说,“事实上,我非常感谢你,真的,你什么也没说。”

“我很清楚,它已经真正传播开来,并对我和楠楠产生了不良影响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检察官苏格拉突然非常严肃地说道。

“什么?”

“因为我骗了你这么多年,我想向你道歉。”

江培峰不习惯。他喊了一声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苏格拉检察官继续说道,“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关心。”

“你基本上是在照顾这个家庭,我在很多地方做得还不够。这些年来我一直为你努力工作。”

检察官苏格拉突然提高了声音,笑了起来,“这是什么?只是离婚。我们将来还是朋友,对吗?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,请告诉我。”

“是的,是的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江培峰完全放松了。“还有很长一段时间。我们仍然是亲戚。”

“暂时不要告诉楠楠离婚的事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江培峰点点头。

这两个人开始向里面走去,谈话继续进行。话题转到了江楠身上,谈到了江楠的待遇、未来的学习、工作、生活等方面。

苏格拉检察官说:“那天我在步行街看到了一件婚纱。真的很美。现在我想买下来给楠楠。”她似乎有点不耐烦。

江培峰同意苏格拉检察官转身走向门口。当我走到停车场,刚拉开车门,我就接到一个电话。电话是我叔叔打来的。

他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微弱,还伴有咳嗽。

“儿子,我老了,时间不多了,我叔叔最不安的是你。因此,在我叔叔去世之前,我必须解决所有的麻烦才能安全离开。不管今天下午发生了什么,别担心,别问,就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检察官苏格拉倒吸一口凉气,她已经猜到了几分,“以后会有麻烦吗?叔叔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。别担心,我叔叔很清楚他在做什么,绝对不会和你扯上关系。”

检察官苏格拉急忙说,“不,叔叔,你听说了,这对夫妇不可能把那件事说出来。我保证。”

"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。"这句话太难了,引起了更严重的咳嗽。

苏格拉检察官进入车内,踩下油门,迅速驶出康复中心。她在心里想,这一次,推销员杉格拉一家人会在什么地方,应该去医院。

她开车去医院。“叔叔,对他们家来说不容易。他们刚刚聚在一起。你怎么忍心摧毁他们?”

"那个女人和她的家人是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会把你炸成碎片。"当我叔叔说这话时,他似乎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。他慢悠悠地说,“你和她之间只能有一个叫苏格拉的人”然后挂了电话。

检察官苏古拉打了几个电话,然后给推销员苏古拉打了电话。没有人回答。她又打了一个电话。一个自称是医院护士的女人接了电话。推销员苏格拉把电话掉在医院了。

她又给陈国熹打了电话,连续打了几个电话,但还是没有人接。

24

虽然后备箱里堆满了装饰工具,油漆的微弱气味时有出现,但这辆简陋的马车里的气氛非常温暖。仿佛达成了协议,没有人与此案有任何关系,他们谈论的都是快乐的事情。陈想问一问推销员苏格拉的病情。推销员Suguera说这只是一个小手术。

陈国熹开着车,他的手机在外套里面。电话响了几次,但他没有接。陈国熹说:“这肯定是建筑工地上的事。今天是我陪你母亲和女儿的日子。我不会接受任何来找我的人。”

当货车驶出市中心时,陈想看看窗外,看到远处一片花海,人群拥挤,音乐沸腾。

“快到了。”陈旭想喊。

陈国熹笑了:“我女儿很好,我们家很幸运。看,我们有所有的绿灯。”推销员苏格拉说,“如果你说出来就行不通。”

果然,当我们到达下一个十字路口时,我们正准备开车经过,这时红灯拦住了陈国熹,车上的三个人都笑了。陈国熹本能地踩下刹车,却发现刹车失灵了。

他害怕丢脸,喊道:“不!”

销售员苏格拉和陈翔各自用一只手抓住扶手,另一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陈国熹打开闪光灯,试了多次刹车,但仍未达到预期效果。更糟糕的是,他无法换到低速档。小公共汽车径直穿过红灯,经过一辆小公共汽车。小公共汽车的司机伸出头来,狠狠地骂了货车一顿。

货车一路飞奔过桥,在河上闪闪发光。行人悠闲地看着桥面两侧人行道上的河景。货车失控地横冲直撞。陈国熹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瞳孔放大,握着方向盘的双臂满是汗水。

在避免几次碰撞后,一辆幼儿园校车迎面驶来,孩子们欢快的歌声从窗户传来。

陈国熹看着他正要撞上桥。他用力打方向盘,撞上了桥头护栏。一声巨响传来,溅起水花,激起漫天水滴...

25

苏格拉检察官回到了童年时代的小镇穆马迪。我叔叔走了,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我自己的。苏格拉检察官永远不会忘记他当时说的话,“你和她之间只能有一个人叫苏格拉。”

我叔叔和苏格拉检察官的父母葬在同一个墓地。葬礼非常简单。我叔叔说了最后一句话,除了他的邻居和几个亲戚,没有通知任何人。所有人离开后,检察官苏格拉跪在他叔叔的肖像旁,告诉他,他们残害的家庭在上帝的祝福下幸存了下来。

那天,陈国熹的货车撞上了桥头护栏,引起了巨大的噪音。货车的前部变了形,车身挂在护栏上,摇摇欲坠。当警察救出货车里的三个人时,第二秒钟,货车冲破绳索的拉力,直接掉进了河里。水溅了出来,造成了漫天水滴。

在他叔叔的葬礼之后,检察官苏格拉坐在墓地旁边的郝湖边。她看着清澈的湖水,抬头看着天空。天空很白,云彩映在湖面上。这个湖看起来像白色的花。

在给江培峰发了一条信息后,苏格拉检察官脱下鞋子,好像是为了某种仪式,把它们恰当地放在一起。然后慢慢走到湖中央。这个湖不仅清澈,而且凉爽。由于检察官Suguera的干扰,出现了涟漪。

他们淹没了检察官Suguera的小腿,然后是他的膝盖、大腿、腹部、胸部和颈部。当湖面上只露出一个黑色的脑袋时,检察官终于渴望地环顾四周,看着这个世界,然后闭上眼睛,走得更远。

候鸟飞过头顶,在天空留下一声凄凉的叫声。

湖面平静下来,天空逐渐变暗,一切都很平静。

26

姜培峰在作家论坛上收到了杉原检察官的短信——愿浩湖的水把我身上的污秽洗掉。带我出去后,请把我的心移植给她。

江佩凤吓了一跳,在穆马迪镇呼吁警方支持。但是当他到达时,检察官Suguera已经宣布了他的死亡。

调查人员在鞋下发现了两个信封。一封是苏古拉检察官写给司法部长的,解释说她是苏古拉高中的冒名顶替者。另一封信是她写给江楠的。检察官杉原在信中说,她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是没有看到江楠穿着婚纱。

这两封信的题字是:石华。

那个遥远的名字传来传去,又回来了,很像一个离开了很多年的灵魂。(作品名称:雪妖的苏格拉秘密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角的“[关注”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nba比分下注 香港彩购买 1分6合彩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